Current position:Product Center > 细胞系 > NK
NK
背景介绍

NK细胞,通常在人类中被鉴定为CD3-CD56+细胞,在几种小鼠品系中被鉴定为CD3-NK1.1+,约占循环中淋巴细胞的5-15%。除外周血外,NK细胞还存在于肝脏、子宫、脂肪组织和肠道等非淋巴组织中。在人类中,NK细胞可以根据CD56表达水平分为两个亚群,CD56dim和CD56bright,分别反映细胞毒性和辅助细胞的功能。

NK细胞表面表达的杀伤细胞免疫球蛋白样受体(KIRs)可以识别主要组织相容性复合物I(MHC I),MHC I广泛表达于正常细胞表面,并发挥抑制信号保护来自NK细胞攻击的健康细胞。然而,在经历病毒感染或恶性转化的细胞中,MHC-I表达降低甚至丢失,从而使NK细胞摆脱KIR诱导的抑制并发挥其裂解功能。除了“缺失自我”机制外,NK细胞介导的免疫监视中还提出了“诱导自我”。 NK 细胞上的激活受体包括天然细胞毒性受体(NCR)和自然杀伤基团 2D (NKG2D),可以识别受压细胞上的配体并传递激活信号。这两种机制分别涉及抑制受体和激活受体,两者的平衡决定了NK细胞的功能状态。

NK-2.png

Target List
Current position:Product Center > 细胞系 > NK
classify
NK
背景介绍

NK细胞,通常在人类中被鉴定为CD3-CD56+细胞,在几种小鼠品系中被鉴定为CD3-NK1.1+,约占循环中淋巴细胞的5-15%。除外周血外,NK细胞还存在于肝脏、子宫、脂肪组织和肠道等非淋巴组织中。在人类中,NK细胞可以根据CD56表达水平分为两个亚群,CD56dim和CD56bright,分别反映细胞毒性和辅助细胞的功能。

NK细胞表面表达的杀伤细胞免疫球蛋白样受体(KIRs)可以识别主要组织相容性复合物I(MHC I),MHC I广泛表达于正常细胞表面,并发挥抑制信号保护来自NK细胞攻击的健康细胞。然而,在经历病毒感染或恶性转化的细胞中,MHC-I表达降低甚至丢失,从而使NK细胞摆脱KIR诱导的抑制并发挥其裂解功能。除了“缺失自我”机制外,NK细胞介导的免疫监视中还提出了“诱导自我”。 NK 细胞上的激活受体包括天然细胞毒性受体(NCR)和自然杀伤基团 2D (NKG2D),可以识别受压细胞上的配体并传递激活信号。这两种机制分别涉及抑制受体和激活受体,两者的平衡决定了NK细胞的功能状态。

NK-2.png

Target List
Tel: 400-627-9288
Message consultation
reset
submit
Service
WhatApp
Phone
Message
Message consultation
reset
submit